最近一直在网上看电影,恰巧都是关于女人的。有人说,只有不自信的女人才会对这个性别特别敏感。自信的女人天生就是乖巧的女儿,贤惠的妻子,温柔的母亲;她们没有特别的困难,没有跨不过的沟坎,伴随生命的丰饶,所有的角色慢慢成熟直至坠落……,呵——我也多么想。想天生被赋予这样的品质。扮演什么就酷似什么,不要神经质和歇斯底里。
  
  我们知道,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像表面看来的那么轻易,可是为什么有人最终渡过了她们的一生,无论温暖或者凄凉,总之走完了进化链中这微不足道的一环。而总有的人,辜负了这有生命的一瞬,堕入无底深渊。
  
  困难的是什么?
  
  《时时刻刻/此时此刻》中不同年代的三个女人,各自遇到自己的难题。1923的伦敦郊区,智慧的伍尔芙——有自杀倾向,耳鸣,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不能集中精力思考,写不出文字——听从河流的呼唤,把自己投入水中。1949年的洛杉矶,战后的美国沉溺在富足而平庸的家庭气息中,布朗夫人在平静的日常生活中感到荒诞,离家出走,抛弃年幼的儿子和刚刚出生的女儿。丈夫和女儿很早过世,她活了下来,到儿子不堪艾滋病的折磨而跳窗自杀,皱纹和衰老吞噬着她,她依然活着。20世纪末的纽约,“达洛卫夫人”有一个年轻的女儿,和女友生活在一起,并且常年照顾患了艾滋病的男友。他是一个诗人,也写难懂的长篇小说,把她写进自己的故事里,编排自己的母亲早已过世。这个世纪末的“前卫”的“达洛卫夫人”被跳窗自杀的恋人追问“你有自己的生活吗?你借爱我来逃避自己的生活。

  
  原来困难的是爱。爱不爱都是错的。

       《the
hours》是根据美国新锐作家迈克尔•坎宁安发表于1998年同名小说改编。这部电影讲述了女作家的故事与另两个平凡女人的故事。电影拍摄手法的很细致,
迷离而清澈、印象式碎片、瞬间的意识流动和蒙太奇手法,描写了三位不同时代女性心灵世界。三个时代各自短暂的一天就把三个女人的人生、思绪交待清楚。1923年在伦敦的郊区的某一天,弗吉尼亚•吴尔芙在她的乡村宅邸构思她新的小说《达洛卫夫人》;1949年在美国洛杉矶,很普通的一天,布朗夫人在家中阅读吴尔芙小说《达洛卫夫人》;20世纪末的纽约的一个清晨,一位名叫克拉丽莎的女编辑正要出门买花见她的挚友,年轻时的情人。电影就在这三个不同时代的日子中展开了。
    电影的表现手法很有意思,一开始三段生活的相互交织就暗示着我们这三个看似毫无关系的女人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随着剧情的展开,导演渐渐把这三个人的故事丰富饱满起来。这种穿插、片段的描绘手法自然而然地营造了一种碎片似的感受,再配合上演员细腻精湛的内心表演,促使着观众迫切的去了解她们的焦虑与感伤。但是这种交织的叙事似乎也让我们更难直接理解剧情的发展。但我觉得这确实也是有必要这样表现,只有通过这种迂回略显晦涩的方式才能把主人公内心的意识流动表现出来,这样她们的思绪就好像是同步地自然而然地展现在我们眼里。在这里要提到的是,电影正是以这种独特的表现手法遵循着那部同样独特的同名小说,从观众的反响来看,它作为与小说不太相同的艺术表示形式也确实不逊色于原小说。
    电影的剧情其实并不复杂,但是两个小时的时长似乎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伍尔芙有一个及其爱她的丈夫,但却仍抑制不住内心对自由的渴望,对自己内心精神世界的探索,在这个舒适的家中,她却只感到束缚,平静美好的郊外在她看来却如死灰一般毫无生机。她必须找到一个方式来抒发自己的思绪,于是她提笔开始了《达洛卫夫人》的创作。布朗夫人过着常人看来幸福至极的生活,深爱她的丈夫,乖巧的儿子,生活富足舒适,她只需在家中享受这一切就可以了,然而谁也不理解此刻的她感到内心是多么无助,简单的家务在她看来却是那么困难,她过着的生活不是她所要的,她感受不到这样活着的意义,读着《达洛卫夫人》的她,越发的无法逃避心里这种声音,面对着社会道德的压力,似乎只有自杀是她可以选择的。克拉丽莎似乎和他们的情况不太一样,她有一个挚友,她年轻时的情人,至今他们仍深爱着对方。理查德是一个诗人,身患艾滋病的他活着似乎每一天都是折磨,可是为了克拉丽莎,他仍然活在那个阴冷暗淡的房间里,他们的关系与其说是彼此为依靠,不如说是相互折磨,只是谁都没有勇气放开对方。
    这一天内发生了很多改变,布朗夫人差一点选择了自杀,我想是《达洛卫夫人》给了她力量,她决定把肚子里的小孩生下来之后不顾世俗的不解,离开这个家庭去找寻自己的生活,理查德则在这一天想通了,他早已不属于这个世界,而克拉丽莎却被他牵绊着无法投入正常的生活,相同的,他也被她牵绊着不敢去选择他真正的去处,于是他跳下他所住的公寓,自杀了。令人意外的是他正是布朗夫人的那个孩子,也就在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母亲抛弃他的原因,也原谅了她。而伍尔芙呢,她在写完《达洛卫夫人》之后选择了投河自尽,她的离开,为了完成她无法选择的选择,也为了挚爱她丈夫,放过他,提醒他,让他直面他的人生。
    ——为什么有人必须死?
      在你的书里,你说有人必须要死。
    ——嗯
    ——为什么?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不
    ——我想我的问题是愚蠢的
    ——一点也不
    ——那么?
    ——有人必须要死
        是为了让剩下的我们更珍视生命
        这是一种对比。
娱乐,    ——那么谁会死?
    ——诗人会死,
        那个空想家。
    在这里,我们也许就能预感到伍尔芙的死,她的死是为了自己和丈夫,而她留下来的作品,则让更多人勇敢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到了这里也许我们还不能够完全体会到电影要说的,起码克拉丽莎还不能够释怀理查德的死,于是布朗夫人出现了,听闻儿子的死讯,她回来了,看到克拉丽莎,她明白她此刻的心情,克拉丽莎就像是伍尔芙的丈夫、布朗夫人的丈夫,甚至是当时年少的理查德,布朗夫人告诉她,她其实是幸运的,她爱她的生活,她的生活不在别处,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当年的布朗夫人,现在的理查德都是选择了一个他们该选择的,“后悔也许是好的,是更容易的,但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后悔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原谅我,除了死亡,而我选择了生。”布朗夫人勇敢的选择了生,理查德更是勇敢的选择了死,而克拉丽莎呢?最终她也勇敢的选择了放下,放下曾经折磨她多年的执着,投入了她应该投入的生活。
    有些道理确实很简单,说起来很多道理都很简单,只是有人可以把它挖掘的很深,有人可以把它表现的很诗意。人的性情应该是一个人仅有的可称之为“必然”的部分,也就是属于这个人的生。但生命的那根细线却是偶然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偶然的,结果也只有两种:“幸”与“不幸”。什么都留不住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去选择属于自己的生,而死与否都是一样,死有时也许还胜过否。
    这里有一种转变,情绪已退到不那么重要的位置,而力量,促使人觉醒的力量变成了关键。关键的差别是什么?是态度。寻找是一种态度,放手是一种态度,保持清醒的状态也是一种态度,这个态度的背后是直面人生的勇气。

相关文章